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卫平艺术空间

以笔为犁砚作田,辛勤耕耘斗室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姓名王卫平,1973年生于京东,号砚田耕夫,悟道居士,现为东方书画艺术家协会会员,,河北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,唐山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自幼爱好书法、美术,从师于书法家孟宪廉。二十几年来临习颜、柳、欧、赵等楷书,王羲之、米芾、黄庭坚等行书。2001年加入东方艺术家协会,同年作品入编《中国书画艺术博览》卷二,2006年9月作品入编《中国现代书画篆刻界名人录》,10月作品入编《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海内外书画名家作品集》。2009年,被评为"全国中青年艺术家"称号。2011年,作品入编《中外画刊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  

2015-04-11 21:28:46|  分类: 书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

思想和审美应该是艺术家独有的东西,应该是独创的。我是按着学院传统的思维方式展开,在思想上受到很大的禁锢,不能更多的去思考。画面表达的东西跟社会没有一个贴切的关联,找不到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。另外一点就是审美,因为思想最后决定了你的审美范畴,审美范畴逃脱不了这种受教育滞后所带来的判断。具体来说遗憾的就是我的画面,不能很独特很独立于一方。因为我所要求的东西,必须在我的眼睛里让它完美,完美就是一种束缚,因为我的这种完美不能突破审美之外,如果能造成你审美之外的一个事物,我觉得那是最杰出的一个艺术家。----杨永生作品 编辑/雨浓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 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专访艺术家杨永生

表达被社会和文化挤压之后的伤痛

艺术中国:你风景画的创作初衷是什么?我感觉不是寻常意义的风景绘画。

杨永生:创作初衷是从生活和艺术主张两个方面说:在生活上当时年少气盛,要跟外界对冲,碰到的坎儿多,遭遇很多坎坷。在这种情况下,在生活上觉得迷茫,夜路尤其是山里的夜路更能把这种人在迷途中的感受表达出来。在艺术方面当时对光特别有兴趣。恰好是有一次我去山里拍照片,拍完之后发现夜里山路的感觉很特别,所以画了第一张。当时也没有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题材上,只是觉得借古画的画意用油画表达出来挺有意思。画了第二、第三张之后才有意识这么去做,才想把它发展成一个系列。刚开始的名字还是叫《夜路》,后来就改名叫《西山行旅图》,借用郭熙的《溪山行旅图》的画名达到跟古人的契合。其实是在怀柔,并不是我们这的西山,画了五六年,到2011年截止。
艺术中国:我对你的天安门系列印象很深,和尹朝阳政治意向的天安门不一样,有海洋的天安门穿透出一种异样的氛围。

杨永生:这个意向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,我是在上本科的时候在天安门后面租房住,晚上经常到天安门广场去溜弯,所以对天安门有一种情感。有一天下大雪,第二天我到天安门去拍照片,我把角度放低,发现有种水漫天安门的景象,无形中给天安门增加了一种情结,说不上来,肯定不是政治上的倾向,有一种文人的情怀但又有点晦涩,就画了一组。在我之前章剑画过天安门,别人也画过,潜意识里也肯定受过影响,我是用我的方式表达。后来我就不画了,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当时这个题材太好卖了,当时对艺术的追求太执着,觉得这个题材那么好卖是不是我有问题啊?后来尹朝阳一看你们都画,他就想把这个题材画绝了,他想干大事。

艺术中国:2011年之后为什么停掉这个风景系列?开始人物系列呢?

杨永生:风景画了30来张吧,停掉的原因我觉得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“气没有跟上”。“气儿”是自信,艺术家的自信太重要了。这个系列没有被更多的得到认可,对自己产生一个怀疑和动摇。如果说当时气很足的话啊,我可能把这个东西再往前发展,发展得更个人化。后来我转变了方向,蜕变是很痛苦的,但没有办法,不变则死,变完之后还有一线生机。变化之后自己还是比较满意。

艺术中国:你现在的人物系列和之前的绘画似乎没有太多的联系了。

杨永生:恩,在外人来看呢他的差异性会大一点,但我看起来会有一个内在的联系,对自己的审美会有一个贯穿性。当然现在也是两个声音,一个声音就是说“哎,你画的真好!真棒!”另一个声音呢“你要那样一下多好啊”或者“怎么样一下多好啊” ,我对这两种声音也比较习以为常了。

艺术中国:不是为别人而画而是尊重自己内心的需求。

杨永生:我觉得不应该想太多,其实我经常在作者和观者的两个角度去审视自己的作品,在这两个境况里不停地转换,有的时候是到观者的角度,有时候再回到自己的角度里。其实我觉得如果更忘我的话,出来的东西会更纯粹。

艺术中国:下一步创作的主线是?

杨永生:下一步的主线一个是对名画的改造,另一个线路就是做一个肖像的题材。肖像不是说我来画你现在的样子,而是理想中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我去按你的想法去扮演出来,扮演出来之后我去做一个心理上的探索。
艺术中国:感觉这个有点像观念艺术。

杨永生:对,有一点。我不想画那些没有意义的,用基本功画一个大美人或炫功夫的东西。我的想法是能够探索人的心理。接下来我想画一个自画像,是对我内心的一个探视,那种经过多年磨练和挣扎后我对这个世界的迷茫和受伤,我会做一个自己像一个受伤的人包裹起来的状态,包裹起来之后受伤流血的一个造型。让他流的不是红颜色的血,可能是蓝颜色,这样不是直白的传达给你,而是让你去想为什么他流的是蓝颜色的血,他更多的是不是一种内心受伤?内心被这种社会和文化挤压之后的那种伤痛。

艺术中国:从你的风景到现在的心理绘画,我觉得你一直在找一种比较适合的传达语言,用最有力的方式来表达你的感受。

杨永生:是努力想这样做,然后从画面的内容,也就是思想上面去做一个深究,然后从绘画上面做一种独我的绘画语言。

教育: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

艺术中国:你之前说过对传统教学的反感,但为什么你却在中国的美术院校的系统里面读到了博士?

杨永生:我基本上是属于游离的状态,我是学院出身,但是又不太认同学院那种思维模式和画法,这也是后来他们为什么排斥我的一个原因。考博第一是为了拿学历,第二想的是美院教学从来没那么严过。没想到后来那么严,上了五年,08年才拿到学位。学院里人文因素太多,不是学术问题,不是因为你画的哪儿有问题,如果你不去服从就是一个问题,我有点触犯导师的尊严,年轻的时候不太懂,要是现在让我上博士的话,我可能会绕着这个走。

艺术中国:你觉得这么多年的教育经历你的收获和失去各是什么?

杨永生:我收获的地方有两点,一方面是素养,让我不因为社会的流行而去表达肤浅的东西,这是我多年学习经历给我的素养,另外一个就是技术,说简单了就是手头功夫,毕竟我还是在从事画布上的工作。我一直努力怎么让我这个画面又有技术但又不能让别人只看到技术,在这之间博弈,如果你太技术化了,那么就觉得“活儿”的感觉太强,但是如果你完全像“当代”那种又让我不能容忍这种画面的粗糙。我失去的东西呢,失去了思想和审美。

艺术中国:你这样的回答很让人震惊,怎么叫失去了思想和审美呢?

杨永生:思想和审美应该是艺术家独有的东西,应该是独创的。我是按着学院传统的思维方式展开,在思想上受到很大的禁锢,不能更多的去思考。画面表达的东西跟社会没有一个贴切的关联,找不到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。另外一点就是审美,因为思想最后决定了你的审美范畴,审美范畴逃脱不了这种受教育滞后所带来的判断。具体来说遗憾的就是我的画面,不能很独特很独立于一方。因为我所要求的东西,必须在我的眼睛里让它完美,完美就是一种束缚,因为我的这种完美不能突破审美之外,如果能造成你审美之外的一个事物,我觉得那是最杰出的一个艺术家。

艺术中国:过去的学生绘画资源比较少,当代社会是一个资讯及其发达的时代,青年艺术家似乎也面临着很大的困境?

杨永生:我觉得主要问题还不是对艺术的困境而是对社会的困境。艺术本身就包含这个社会的困境,我觉得他们面对的这个困境是中国独有的困境,就是体制给他们带来的一种困境,我们的艺术、商业、政治三个东西去影响他,国外的话他最起码去掉一个政治因素,所以西方人的问题面临得简单。在中国青年一代,这个问题太泛了,我觉得他们疲于这种应付,然后对艺术的思考影响太大。另外一方面是教育给他们的影响,我们的教育实在不能称为教育,我觉得教育是一个后援,他没有这个后援了,可能也就没有立场了,再加上前面的说的艺术、商业和政治的问题混在一起我觉得会把他们弄得非常的晕。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 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 
油画家:杨永生作品〖被社会挤压之后的伤痛〗 - 石墨閣 - 石墨閣

杨永生,1971年生于河北保定。1998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本科。现为中央美院油画系博士生、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师。2002年,杨永生油画个展,世纪翰墨画廊,北京。2003 年,个性的力量――新锐艺术家联展,上海;第三届中国油画展,北京。2004年,今日美术馆青年艺术家提名展,今日美术馆,北京;个性魅力北京,三合艺术中心;中国新视觉,上海;花花世界,上海。2005年,自然与人――第二届当代中国山水画、油画风景画展,中国美术馆,北京。2006年,自我造局――2005中国当代绘画展,上海证大现代美术馆,上海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